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商务新闻 >

AcFun,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

时间:2018-02-04 18:39  来源:牙克石市商务局  作者:牙克石市商务局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作者:张家欣 编辑:李春晖

2018年2月2日上午9时50分,弹幕视频网站AcFun官微发布了一条信息:我想再活五百年。

随即,各界人士发来唁电,悲伤不舍溢于言表。他们甚至强烈要求A站开会员、卖周边、贴广告,希望贡献自身力量为A站续命。

2018年2月2日上午10时00分,AcFun在阿里云服务器逝世,享年10岁零6个月。

至此,从1月31日传出的“A站融资不畅,服务器或将今晚关闭”消息,画上了暂时的句号。据此前报道,A站由阿里云提供的服务器在1月31日晚12点到期,倘若未能续费,便会被关闭服务器。当时也有说法称,阿里云到期不会马上停服,会有3天“缓刑”。

而A站的危机爆发还要更早。或者说,这不是3天的缓刑,而是3个月的缓刑。多位A站离职和在职员工向媒体透露,公司近200名员工,从2017年11月和12月的工资均被拖欠,2017年10月的加班费也未发放,社保则由员工自己缴纳。正是抱团讨薪的员工爆料了A站的停服危机。

对于员工,大概曾经有多少爱都已磨灭。而对于大量的A站忠粉,这仍是沉痛的一天,“A站到死没有收用户一分钱”,成为悼词中最频繁出现的内容。

然而,硬糖君要说,幸亏A站没收钱,不然凭借其混乱的管理和不稳的服务,可能现在连开追悼会的死忠都没有了。那就真是连“诈尸”的机会都没了。

用爱发不了电的A站

当然,多数人都相信,2月2日停服事件,只是多次触发停服危机的A站一次较长时间的休克。毕竟,阿里爸爸还是需要A站来和腾讯在二次元领域较量。一时的停服,可能只是融资谈判的焦灼和矛盾激化。

对于A站的未来,“诈尸”的必然的,“重生”则有待考量。

以今日追悼会的盛事来看,A站无疑是一个拥有大量死忠粉丝的优秀年轻人社区。粉丝们痛感失去伙伴,希望能开会员,愿意充值包养A站。

这年头,有流量、有粉丝,何愁不成大事。如果只是A站太“中二”,太遵守诺言,不愿意赚用户的钱,那只要放开手脚商业化不就好了吗?

然而,有时候爱的深度和广度,不是社交平台上的声援和点蜡可以证明。没有会员,还有最能证明粉丝真爱的周边,但A站销售情况却十分惨淡。

没错,A站是国内弹幕文化的开山鼻祖,二次元的老巢,作为中国UGC最活跃的平台之一,A站曾向外辐射了众多二次元和流行文化。在2017年6月因牌照问题大伤元气之前,A站拥有60万up主,每日生产11000个原创视频,用户日停留时间54分钟,日PV 5500万。

但再怎么厚的本钱,也禁不起一次次内忧外患。此前多次易主、体验和运营bug,将一批又一批用户变成了去往B站的“A站难民”。A站的好牌,已然打烂。

2017年6月,A站被迫下架了70%的UGC内容。根据A站资方调研数据,2017年11月,其实际 DAU已经降到了160万,其中PC端90万、移动端45万。而在2017年1月,A站DAU峰值可达1200万,年末竟然跌到只有约 1/10。

数据掉得如此之快,任何以财务投资为主要目的的资本都不可能接盘。也只有以战略卡位为目的的阿里,是唯一适合接下这个摊子的人选。

去年底,据《财经》相关报道称,阿里巴巴正在谋求通过投资的方式对AcFun进行控股,从而补齐自己目前在二次元ACG以及社区产品领域的空白,进而与腾讯进行竞争。

用户们翘首以盼大阿里拯救AC娘。若此次融资到账,云锋和阿里将占股31%,结合此前优酷土豆持有的13.23%股权,阿里将成为A站的新爸爸。

但问题是,多年被踢皮球的A站估值已经大幅缩水。A站曾四年三换实际控制人,又曾三年三换CEO。投资方从斗鱼、奥飞动漫、中文在线、华策影视、掌趣科技、乐视,到神秘富二代和从原告转变而来的优酷。最新估值已经跌到了7.5亿人民币,比上一轮的18.5亿缩水一大半。前面的“爸爸”,如何愿意面对自己投资大幅缩水的局面?

而据最新江湖传言,A站每况愈下,阿里已经不想砸那么多钱,但股权却要得更多,达到70%,但与奥飞不能达成一致。

博弈之中,A站停服。想来再停个几天,应该可以更便宜。

梦靥般的停服危机

这不是A站第一次停服,虽然硬糖君衷心希望是最后一次。

当年,B站的诞生契机,就是A站宕机严重,用户创造了个“备用品”,结果后来居上。A站却持续了多年的无证经营,它不仅没有《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》和《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》,且因旗下域名acfun.tv与acfun.com被列入工信部黑名单,连ICP许可证都没资格申请。

A站历史上有过2次著名宕机事件:

其一在2009年7月,A站无法访问的情况持续到了8月份,官方给出的原因是机房故障;

其二在2016年8月4日下午13:33分,这次虽然只宕机了37个小时,但所有记录回档至6月6日中午的备份,并有大量功能失效。第二次正是因为A站无证,迂回使用黑机房,遭遇联通净网行动,导致被关停了两日。

积累的无证硬伤在2017年全面爆发。2017年6月,A站被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要求关停视听节目服务,进行全面整改;9月5日,北京市文化市场执法总队对A站作出4起行政处罚,共计罚款12万元,同时责令其整改,在这过程中,甚至还有管理人员吃了牢饭。

最终,A站靠投资北京赛瑞思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解决了牌照问题,后者旗下游艺星际科技持有视听牌照。

出乎意料的是,仅数月后,A站再次宕机。2017年11月25日到27日,用户再次回想起了被“A站关停”支配的恐惧。而A站发布的一则“二次元”公告,在很多用户看来未免显得有些不合时宜。用户希望你解决问题,而不是卖萌打岔。

虽然有强撑之嫌,但当时A站至少在对外态度上显得相当淡定。有A站员工向媒体表示:“这几日单位在正常办公,并无异常。”

但据这两天的爆料,当时A站已经开始拖欠工资。部分员工9月的工资11月初才发放。持续发不出工资、公司与员工的矛盾,既是崩坏的导火索,也是一个缩影。

多次困扰A站的停服梦魇,又一次重演。今天下午,一位A站员工对硬糖君说,“几天前,我还信心满满。”

A站停服,B站加紧商业化,何为二次元的“纯粹”

Acer们回顾A站历史的时候,都是自豪的。

A站输出的金坷垃、鬼畜、我的滑板鞋等内容,至今仍是二次元的标杆。而“A站到死都是一个清白体面人”、“没拿过老百姓一针一线”,确乎很适合做一位高尚的、纯粹的、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二次元战士的悼词。

Acer自豪于A站是最后的净土,不沾染B站式的铜臭和各种“闲杂人等”。然而,双方的距离却越来越远。

2015年,在竞争对手B站已经完成C轮5500万美元融资,估值达到15亿人民币的这一年,独立于商业之外的A站决定从武汉搬到北京,并希望通过引入职业经理人和探索商业化,奋力自救。但到了2016年年底,A站全年营收仅为71万,亏损1.46亿。

多位跟进过A站融资进程的投资行业人士表示,A站只有也只能由阿里接盘。作为腾讯站队的B站的唯一对标产品,扶植A站符合阿里素来的投资策略。

但阿里的心理价位,似乎因如今A站和B站间近30倍的流量差距而有所调整。B站2017年上半年盈利2亿人民币,营收12.5亿人民币,其中游戏收入70%、直播收入10%、广告收入10%、其他收入10%。

即便是在收入里微不足道的周边,B站都比“有情怀”的A站卖得好太多。

在A站发不出工资的时候,B站却声势浩大计划在美国IPO,估值还在媒体的口中不断飙高。

当下的A站与B站,似乎分别处于它们的前辈——日本弹幕网站Niconico发展的不同时期。

Niconico前半段的发展,与目前B站的状况相似。抱着“只要撑个5年就好”成立的Niconico,凭借官方直播、付费会员的方式成功转亏为盈。

但比A站还大一岁的Niconico,目前也陷入了付费会员增长乏力的泥潭。其低效的搜索功能,不稳定的服务器和画质体验,以及存在隐患的安全系统都备受诟病。近年日本兴起的AbemaTV、Netflix、hulu和Amazon等流媒体服务,也在利用高清的独家版权视频以及原创内容,不断压制它。

对比2015年第四季度和2017年第二季度的数据,Niconico的付费会员数从254万减少到了236万。关键是用户的年龄层也在攀升,脱离了付费意愿强烈的主流年轻人群。

不过,Niconico虽然是一个二次元属性的平台,但在二次元文化发达的日本,它的唯一性被大大削弱。在完善的圈层和产业链中,不靠Niconico,受众也有很多其他交流和消费的途径。

但A站和B站,在某种程度上对国内二次元用户来说是独一无二的。事实上,A站手里仅有的牌,大概就是这个江湖上只有A站、B站,从没有过一个C站。A站的资本乱象,“被拔网线”或是“紧急关停”,对资深老acer来说都是切肤之痛。

2018年1月底,B站开始允许up主上传带有广告功能的视频,且该类视频能够获得不受限制的推荐位。粉丝有所反弹,但B站已不用为存亡发愁。

2018年1月底,A站用户深情缅怀不商业化、不收钱、保持了二次元纯洁性的A站,但A站要怎么走出这个冬天?互联网创业路上,五百年太长,只争朝夕。


返回首页
推荐资讯

AcFun,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

日本兴起深圳考察热 华强北

华人文化率中资财团全盘接收
相关文章

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修改与复制:中国·内蒙古呼伦贝尔牙克石市商务局  蒙ICP备09004216号
Copyright 2010 牙克石市商务局
All rights reserved CNSOHO STUDIO